1. <rt id="sktu6"></rt>

    1. <tt id="sktu6"><form id="sktu6"></form></tt>
        <strong id="sktu6"></strong>
        <rt id="sktu6"></rt>
        <source id="sktu6"></source>
        <source id="sktu6"></source>

      1. <cite id="sktu6"></cite>
      2. <rt id="sktu6"></rt>
            中國交響樂團
            中文|English

            當前位置: 首頁 > 新聞動態 > 樂團風采

            詩詞頌延安 歌聲唱黃河 | 中國交響樂團“黃河大合唱”交響合唱音樂會

            • 時間: 2021-12-26
            • 作者: CNSO
            • 來源: CNSO

             

            “風在吼,馬在叫,黃河在咆哮……保衛家鄉!保衛黃河!保衛華北!保衛全中國!”毋需多言,這慷慨激昂的旋律和恢宏豪邁的歌詞,無論何時何地怎樣響起,都會激發出中華兒女的民族精神與家國情懷。

            民族之聲,經久不衰。國交黃河,常演常新。2021年12月20日,中國交響樂團“黃河大合唱”交響合唱音樂會在北京音樂廳隆重上演。

             

             

            本場音樂會由中國交響樂團團長、首席指揮李心草執棒,中國交響樂團、中國交響樂團合唱團攜手著名配音演員趙嶺、青年琵琶演奏家孟霄,共同為現場觀眾帶來了久負盛名的民族交響樂經典作品——“黃河大合唱”交響合唱音樂會。

            作為中國交響樂團每年都會上演的傳統保留作品,本場音樂會的一大亮點,便是全部曲目的領唱均由中國交響樂團自己的演員擔任。對這樣一場充滿史詩感的、規模宏大的音樂會來說,如此安排,足見中國交響樂團高超的藝術水準與雄厚的人才儲備。

             

             

            音樂會上半場以我國著名作曲家呂其明創作的交響序曲《紅旗頌》拉開帷幕。作為新中國第一部以歌頌紅旗為主題的器樂作品,1965年2月,當呂其明接到上海音樂家協會黨組令其創作《紅旗頌》的任務時,心情無比激動的他夜不能寐,思如泉涌。懷著對革命先烈的崇敬之情和對中國革命偉大勝利的贊頌,時年35歲的上海電影制片廠作曲呂其明僅用一周時間就完成了創作任務。同年5月,在第六屆“上海之春”開幕式上,《紅旗頌》完成首演,并從此傳遍大江南北。半個多世紀以來,這首經典作品不僅多次在國家重大節慶活動上奏響,還出現在了國慶閱兵活動之中。

            《紅旗頌》采用單主題貫穿發展的三部結構,樂曲開始以嘹亮的小號奏出以國歌為素材的號角音調。緊接著,雙簧管奏出深情悠揚的旋律,中間的頌歌主題隨即變成鏗鏘有力的進行曲。最后的主題再現部分,則表現出億萬中國人民盡情歌頌祖國、歌頌黨、歌頌五星紅旗的慷慨與激昂。正如呂其明所說:“《紅旗頌》就是國歌音符的延續。紅旗在天安門上迎風舒展,中國人民從此站起來了!”

             

             

            上半場第二首樂曲是由莫耶作詞、鄭律成作曲的另一支紅色經典《延安頌》。與《紅旗頌》的創作背景截然不同,《延安頌》的誕生充滿了革命浪漫主義,是革命歲月的時代剪影與真實寫照。

            1938年夏天的一個黃昏,一年前輾轉來到革命圣地延安的青年作曲家鄭律成,與延安魯迅藝術學院的學生們爬上寶塔山,極目遠眺。此時的延安,夕陽斜照,余暉灑向莊嚴肅穆的寶塔,山下蜿蜒流淌的延河也被鍍上了一層耀眼的光輝。醉人的美景突然被遠處抗日軍政大學和八路軍戰士們發出的嘹亮軍歌所打破。

            此情此景,激起了鄭律成的創作動力,也感動到了他身旁的女詩人莫耶。莫耶當場掏出小本忘情地寫下了歌詞。拿到歌詞的鄭律成心潮澎湃,當晚就完成了《歌唱延安》(后改名為《延安頌》)的譜曲。從此,這首歌曲由后方唱到了前線,從解放區唱到了國統區,許多進步青年正是唱著這首歌曲,沖破艱難險阻,奔向延安,投身革命。

            《延安頌》以激昂的旋律,表達出革命人民向往延安的強烈愿望和真摯感情。歌曲頌揚的延安精神,以及“戰斗性”和“抒情性”的有機統一,使其成為毛澤東《在延安文藝座談會上的講話》所提倡的革命英雄主義和浪漫主義結合的典型作品。

             

             

            上半場最后一部作品是大型交響合唱《毛澤東詩詞》四首。作為紅色藝術的經典之作,《毛澤東詩詞》既有西方古典音樂的豐滿與震撼,也有中國民族音樂的悠揚與韻律。原中央樂團(現中國交響樂團)著名作曲家田豐、沈亞威等民族音樂作曲家充分運用交響化創作思維,在吸收民族民間音樂的基礎上,將音樂織體豐富到了極致。使作品在體裁、曲式、調式調性、配器手法等等方面都具有濃郁的交響樂作品的特性。獨唱、對唱、合唱與交響樂隊相結合的藝術表現形式,將毛澤東詩詞“豪放為主,不廢婉約”的藝術特點給予了準確表達,展示了作為政治家與詩人的毛澤東的胸襟與魄力。

            更難能可貴的是,作曲家將原來相互獨立的詩詞,根據歷史史實與內在聯系,進行了重新排列,使其形成了具有一定聯系的整體性作品。將毛澤東詩詞根植于中國革命戰爭土壤,沐浴著馬克思列寧主義雨露陽光的壯美史詩展示的淋漓盡致。大型交響合唱《毛澤東詩詞》是時代的經典之作,跳動著時代潮流的脈搏,激蕩著時代情感的潮汐,閃爍著時代精神的光芒,做到了民族特色和時代精神的和諧統一,是新時代傳承紅色基因和黨史學習教育中不可多得的優秀作品。

             

             

            “朋友,你到過黃河嗎?你渡過黃河嗎?你還記得河上的船夫拼著性命和驚濤駭浪搏戰的情景嗎?如果你已經忘掉的話,那么你聽吧!”在著名配音演員趙嶺情感飽滿的朗誦中,音樂會下半場的重頭戲《黃河大合唱》徐徐展開。

             

             

            作為一部弘揚中華民族偉大精神和反映全民族抗日救亡的音樂史詩,《黃河大合唱》詞曲珠聯璧合,將文學美和音樂美融合得天衣無縫,讓人百聽不厭,常聽常新。

             

             

            整首作品由八個樂章組成,以中華民族發源地黃河為背景進行創作,由配樂詩朗誦和樂隊演奏將各樂章連成一個整體。展示了黃河兩岸人民苦難深重的歷史,熱情歌頌了中華民族源遠流長的光榮歷史和中國人民堅強不屈的斗爭精神,痛訴侵略者的殘暴和人民遭受的深重災難,展現了抗日戰爭的壯麗圖景,并向全中國、全世界發出了民族解放的戰斗號角,塑造了中華民族巨人般的英雄形象,激發出中國人民保衛黃河、保衛華北、保衛全中國的勇氣與信心。

             

             

            80多年過去了,直到今天,慷慨激昂的《黃河大合唱》依然令人振奮。但是,當我們一次又一次地被《黃河大合唱》感動時,又可曾想到,無論光未然的作詞,還是冼星海的譜曲,其創作時間都沒有超過一周,對這樣一部充滿歷史厚重感的大型聲樂作品而言,如此速度實為不易。但當你隨著激昂的旋律回到那段崢嶸歲月時,又會發現,它的背后,是一位詩人、一位作曲家對祖國最深沉的、發自肺腑的愛。

            1938年初冬,隨著廣州、武漢相繼淪陷,抗日戰爭進入到艱苦卓絕的戰略相持階段。此時,詩人光未然正奉周恩來之命,率抗敵演劇三隊東渡黃河,奔赴前線鼓舞抗戰。11月1日是光未然25歲的生日,也是隊伍東渡黃河的日子。光未然不會想到,正是這次渡河,使他產生了創作《黃河大合唱》的原始沖動。

            多年后,光未然曾說:“這第一次渡過黃河的體驗,對于我,對于演劇第三隊的全體同志,都是終生難忘的。就是那次渡河和渡河后觀賞壺口瀑布的感受,使我產生了創作《黃河》的沖動。”從那一刻起,光未然決心以黃河為主題,創作一首長篇朗誦詩。然而,沒過多久光未然卻因墜馬骨折,被迫返回延安進行手術,寫作計劃也因此擱淺。

            有時,傳世佳作的出現,也需要一點“巧合”。1939年2月,在延安“魯藝”任教的作曲家冼星海來到醫院,看望老友光未然。交談中,在冼星海的支持下,光未然決定將構思已久的長篇朗誦詩直接寫成一部大合唱的歌詞。病榻上的光未然此后一連五天口述,最后由三隊隊員胡志濤筆錄完成了整整四百行的八段歌詞。

            在油燈昏暗搖曳的陜北窯洞里,冼星海拿著沉甸甸的歌詞,按捺不住心中的澎湃,開始動筆譜曲。六天六夜,嘔心瀝血,餓了就隨手抓一把光未然買來的白砂糖,累了就喝一口妻子熬出的紅棗水。終于,六天之后,冼星海完成這部注定改寫中國音樂史的不朽著作《黃河大合唱》。

            1939年4月13日在延安陜北公學大禮堂首演以來,除了延安原版外,《黃河大合唱》又衍生出了多個演出版本。這其中,觀眾最熟悉,也是國內外演出場次最多的版本就是本場音樂會中采用的“中央樂團演出版”。

             

             

            這份珍貴的歷史檔案就是本場演出使用的中央樂團演出版《黃河大合唱》總譜。總譜封面,我們可以清晰地在附記中看到“本演出本于1975年10月紀念冼星海音樂會首演,由中央樂團創作組施萬春、田豐、陳兆勛整理;主持整理者嚴良堃。”

            主持這一版本改編工作的嚴良堃與《黃河大合唱》有著幾十年的不解之緣。早在1940年,年僅17歲的嚴良堃就曾親自指揮過《黃河大合唱》,可以說是這部傳世之作的重要傳播者和見證人。

            中央樂團演出版《黃河大合唱》是在延安原版的基礎上,由中央樂團多位藝術家進行的集體創作與改編,并在一定程度上參考了冼星海1941年在蘇聯創作的“重新修訂稿”(即蘇聯版)和1955年由李煥之為中國人民解放軍原總政治部歌舞團改編的版本(即總政歌舞團演出版)。

            與延安原版和其它演出版本相比,中央樂團演出版去掉了蘇聯版的《序曲》,從而與延安原版的八個樂章保持一致。各樂章調性簡潔又富于變化,尤其是作品的第三樂章《黃河之水天上來》幾乎進行了重新創作。在配樂上,各樂章伴奏部分按照延安原版的民樂伴奏編配而成,各樂章前的詩朗誦也進行了重新配樂。也正因為如此,中央樂團演出版的《黃河大合唱》最接近延安原版,主題思想更為突出,音樂形象也更為鮮明,賦予了原作以更多的藝術感染力和藝術生命力。

             

             

            音樂會現場,在李心草的脫譜指揮下,中國交響樂團及藝術家們將中央樂團演出版《黃河大合唱》演繹得淋漓盡致,瀟灑嫻熟。在至為經典的第七樂章《保衛黃河》中,許多現場觀眾不由自主地跟著節拍點頭哼唱,產生出強烈的情感共鳴。音樂會尾聲,在現場觀眾的熱烈歡呼下,中國交響樂團為觀眾帶來了返場歌曲《不忘初心》。

             

             

            值得一提的是,在本場音樂會的謝幕環節中,李心草打破常規,悄悄地“藏”在樂隊之中,將舞臺中心留給了中國交響樂團的領唱演員和特邀藝術家們。如此暖心的舉動,與臺下觀眾雷鳴般的掌聲,相得益彰。這一靜一動間,或許就是對今天中國交響樂團精彩演出的最大褒獎。

            今朝筑夢,展望未來。在即將到來的2022新樂季中,“黃河大合唱”仍將是當之無愧的主角之一,與此同時,中國交響樂團也將圍繞“黃河大合唱”進行相關創新。2022新樂季,黃河大合唱與你同在;2022新樂季,中國交響樂團值得期待!

             

            (作者:胡實   攝影:石磊)

             


            im体育平台